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楼主: 寒烟轻凝

第二讲 唐人近体诗和曲子词的演化   [复制链接]

(3)平起正格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平平仄仄仄平平(韵),仄仄平平仄仄平(韵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仄仄平平平仄仄(句),平平仄仄仄平平(韵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平平仄仄平平仄(句),仄仄平平仄仄平(韵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仄仄平平平仄仄(句),平平仄仄仄平平(韵)。
   例如:杜甫《江村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清江一曲抱村流,长夏江村事事幽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自去自来梁上燕,相亲相近水中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老妻画纸为棋局,稚子敲针作钓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多病所须唯药物,微躯此外更何求!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TOP

(4)仄起正格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仄仄平平仄仄平(韵),平平仄仄仄平平(韵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平平仄仄平平仄(句),仄仄平平仄仄平(韵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仄仄平平平仄仄(句),平平仄仄仄平平(韵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平平仄仄平平仄(句),仄仄平平仄仄平(韵)。
   例如:李商隐《马嵬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海外徒闻更九州,他生未卜此生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空闻虎旅传宵柝,无复鸡人报晓筹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此日六军同驻马,当时七夕笑牵牛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如何四纪为天子,不及卢家有莫愁。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TOP

 上面所列举的格式,都是遵循沈约“一简之内,音韵尽殊;两句之中,轻重悉异”的基本法则而调整建立起来的。它的平仄安排,虽然有些可以自由出入,但得衡量整体的音节关系,务必使它既利于喉吻,又能与所表达的感情起伏恰相适应,才算合乎规矩,达到谐协美听的程度。
  我们如能掌握近体诗关于声韵安排的基本法则,并且予以实际锻炼,就会明白怎样运用汉语的不同字调来填写各种不同曲调的歌词,使之和谐悦耳,适合配曲者和歌唱者的要求,进而达到“字正腔圆”的境界。
曲子词之短调小令
  打破近体诗、绝诗的整齐形式,演化成为句读参差、声韵复杂的曲子词,最初还只是就原有句式酌加增减,期与杂曲小令的节拍相应,有如第一讲所曾提到的刘禹锡《忆江南》和《潇湘神》等。此外,如张志和的《渔歌子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见《尊前集》
    俨然一首七绝,不过破第三句的七言为三言两句,并增一韵而已。又如韩偓的《浣溪沙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拢鬓新收玉步摇,背灯初解绣裙腰,枕寒衾冷异香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深院下关春寂寂,落花和雨夜迢迢,恨情残醉却无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见《尊前集》
    又是一首七律,减去一联,或两首七绝,各减一句;平仄声韵都和近体诗、绝没有多大区别。至于北宋词家们一般经常使用的《鹧鸪天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林断山明竹隐墙,乱蝉衰草小池塘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翻空白鸟时时见,照水红蕖细细香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村舍外,古城旁,杖藜徐步转斜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殷勤昨夜三更雨,又得浮生一日凉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苏轼《东坡乐府》
    这又是一首七律,不过破第五句的七言为三言偶句,并增一韵而已。又如《定风波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苏轼《东坡乐府》
  俨然两首完整的失黏格七绝,不过上半阕增一个两言短韵句,下半阕增两个两言短韵句而已。
  至于《浪淘沙》一曲,唐人原多沿用七绝形式,加虚声以应节拍,例如刘禹锡所作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日照澄州江雾开,淘金女伴满江隈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美人首饰侯王引,尽是沙中浪底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《刘宾客文集》
  后来演化成为长短句的《浪淘沙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帘外雨潺潺,春意将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罗衾不暖五更寒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独自莫凭栏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无限关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流水落花归去也,天上人间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《李后主词》
    在四个七言句子之外,增加了四言四句、五言两句,就变得复杂多了。但在每句的平仄安排,仍然和绝句没什么差别,不过上下阕前三句都是句句协韵,表示情感的迫促,至第四句才用仄收,隔句一协,略转和婉,和七绝情调有所不同而已。
  再如《菩萨蛮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暝色入高楼,有人楼上愁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玉梯空伫立,宿鸟归飞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传为李白作,见《唐宋诸贤绝妙词选》
    这是混合五、七言绝句形式而加以错综变化,组织成功的。前后阕都用两句换韵,平仄互转;开首两个七言句的平仄安排又违反近体诗的惯例,是适宜于表现迫促情绪的。
  又如《卜算子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谁见幽人独往来?缥缈孤鸿影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苏轼《东坡乐府》
    这也是参用五、七言近体诗的句式组成的,而两句一联中的平仄安排全部违反近体诗的惯例,并且韵部都得用上、去声,所以和婉之中,微带拗怒,适宜表达高峭郁勃的特殊情调,和《菩萨蛮》显示的声情又有差别。
  上面约略举了几个例子,以说明近体诗和曲子词在句式和声韵上的演化关系。这只是就短调小令来讲,至于慢曲长调,那它的变化就更加错综复杂得多了。
曲子词之慢曲长调
  谈到慢曲长调,有的原始单独存在的杂曲,有的却从整套大曲中抽出一遍来,配上歌词,独立演唱。王灼就曾说过:“凡大曲,就本宫调制引、序、慢、近、令,盖度曲者常态。”(《碧鸡漫志》卷三)例如《水调歌》,据《乐府诗集》卷七十九《近代曲辞》解题:“唐曲凡十一叠,前五叠为歌,后六叠为入破,其歌第五叠五言,调声最为怨切。”当时所配歌词,前五叠为七绝四首、五绝一首,后六叠为七绝五首、五绝一首。怎样缀合虚声以应曲拍,以音谱无存,无法考查。至填词所用《水调歌头》,该是摘用《水调歌》前五叠的曲拍,演成下面这种形式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苏轼《东坡乐府》
    这是用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言的不同句式混合组成,而以五言为主,副以两个六言偶句。其五言或六言偶句的平仄安排,亦皆违反近体律诗的惯例,它的音节高亢而稍带凄音,殆仍符合“第五叠五言调声最为怨切”的遗响。
  又如《梁州》大曲,据王灼称,曾见一本,有二十四段,叫作《凉州排遍》。他说:“后世就大曲制词者类皆简省,而管弦家又不肯从首至尾吹弹,甚者学不能尽。”(《碧鸡漫志》卷三)他所见到的《凉州排遍》,大概也就是元稹《琵琶歌》里面所提“梁州大遍最豪嘈”的《梁州大遍》中的一部分。这排遍竟有二十四段之多,而《乐府诗集》卷七十九所载《凉州曲》只存五段,前三段配以七绝二首,五绝一首,后排遍二段,都配上一首七绝。后来有人从其中摘出一两段,演出成为《梁州令叠韵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田野闲来惯,睡起初惊晓燕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樵青走挂小帘钩,南园昨夜,细雨红芳遍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平芜一带烟花浅,过尽南归雁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江云渭树俱远,凭阑送目空肠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好景难常占,过眼韶华如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莫教鹈鴂送韶华,多情杨柳,为把长条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清樽满酌谁为伴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花下提壶劝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何妨醉卧花底,愁容不上春风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晁补之《晁氏琴趣外篇》卷一
    这两段和后两段的句式和声韵安排完全一样,可能是就原有曲拍截取一、两段制为小令,再在填词时重复一次,所以叫做《梁州令叠韵》。把它和《乐府诗集》所传五段歌词来相对照,这种错综变化是无任何迹象可寻了。
  又如《霓裳羽衣曲》,据白居易和元微之《霓裳羽衣舞曲》自注:“散序六遍,无拍,故不舞也。中序始有拍,亦名拍序。”又说:“《霓裳》曲十二遍而终。凡曲将毕,皆节拍促速,惟《霓裳》之末,长引一声也。”(《白氏长庆集》)从这些话里面,可以推测到唐大曲的一般结构;而这《霓裳羽衣曲》的节奏,恰如白氏此歌所形容:“繁音急节十二遍,跳珠撼玉何铿錚!”又称:“中序搫騞初入拍,秋竹竿裂春冰坼”,正可推想到这一套最负重名的大曲的声容态度是怎样动人的。南宋音乐家姜夔曾称:“于乐工故书中得《商调.霓裳曲》十八阕,皆虚谱无辞……予不暇尽作,作‘中序'一阕,传于世。”他所作的《霓裳中序第一》,其词如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亭皋正望极,乱落江莲归未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多病却无气力,况纨扇渐疏,罗衣初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流光过隙,叹杏梁双燕如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人何在?一帘淡月,仿佛照颜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幽寂,乱蛩吟壁,动庾信清愁似织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沉思年少浪迹,笛里关山,柳下坊陌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坠红无信息,漫暗水涓涓溜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飘零久,而今何意?醉卧酒垆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《白石道人歌曲》
  细玩姜词的音节,在韵位和平仄的安排上,都使人有“秋竹竿裂春冰坼”的感觉。这些曲词是紧密结合原有曲调的抑扬抗坠,巧妙运用四声字调而组成,非一般近体诗的格律所能概括得了的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TOP

返回列表 发帖